朱日和蓝军旅旅长演习“作弊”“毫无愧色”?他这样说

2017-10-6 08:07|查看: 177|评论: 0|来自: 军报记者

摘要:   近日,《相聚中国节》节目请来了朱日和蓝军旅旅长满广志。在历年朱日和合同战术演习中,满广志和他率领的蓝军旅作为红军各部的磨刀石,让红军恨得牙痒痒,甚至喊出了“解放朱日和,活捉满广志”的口号。央视主持 ...
  近日,《相聚中国节》节目请来了朱日和蓝军旅旅长满广志。在历年朱日和合同战术演习中,满广志和他率领的蓝军旅作为红军各部的磨刀石,让红军恨得牙痒痒,甚至喊出了“解放朱日和,活捉满广志”的口号。央视主持人任鲁豫代表红军,在演播厅“活捉”了满广志。
  
  请来满广志,最关心的问题自然是跟朱日和演习有关系。主持人任鲁豫问:为什么会有“解放朱日和,活捉满广志”的口号?满广志的回答也很直接,蓝军的目的就是为了磨砺红军,自然成了红军的众矢之的。
  

  既然有次数,就得分胜负,主持人问“你赢了几场”,满广志寻思了一下,回答还得保持一点矜持——
  
  面对这么“嚣张”的回答,主持人“亮明”了身份,此时此刻的演播厅的门都上了锁——满广志同志,今天你输了!
  

  当然,这里的“活捉”也没法算成演习场上的胜负。请满广志来也不是“请君入瓮”,而是为了让军迷近距离接触这位明星旅长,答疑解惑。不过观众问的问题也不好回答,第一个问题就是,您经常在演习中为难我们的红军,那您怕不怕哪天到红军的战场上被红军为难呢?
  
  满广志:我想呢,以我们现在的准备肯定还有差距,但是我们还是充满渴望。希望有这么个机会,到其他的场地上去,与我们的红军部队过过招,我相信——
  
  第二个问题连满广志都觉得尖锐,直接问满广志有没有在演习里面“违规”过。
  
  既然有主观,那就有客观了。
  
  满广志说,从主观上讲,是绝对禁止违规的,但是在操作层面上存在一些打擦边球的现象。在“跨越—2016·朱日和A”演习中,蓝军遇到了一个比较强劲的对手,东部战区陆军某合成旅。蓝军感觉侦察红军动向是个难点。蓝军购置了一百多个磁铁定位器,放在红军自行火炮底盘下面。
  
  定位器可以保持十天,第一场演习效果非常明显。
  
  被红军发现之后反映给导演部,蓝军向导演部道歉,并表示下不为例。
  
  不过么,对于这种“作弊”,满广志“毫无愧色”——在未来的实战中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
  
  不过么,能让满广志都想办法“作弊”的对手,显然不是等闲之辈。
  
  红军远道而来。
  
  装备和人员体力遭到严峻考验。
  
  蓝军袭扰不停。
  
  路遇巨型壕沟,架桥前进。
  
  途中还遭遇了长50米、宽10米、深8米的巨型壕沟挡路,红军架桥前进,到达演习区域未经休整,就开始了作战。
  
  这一战也是满广志“阵亡”的一战,此处请回忆《亮剑》第一集。
  
  满广志自己也承认,这一场演习是让他印象比较深刻的。刚说完,这位令他印象深刻的对手就被请到了现场。
  
  丁旅长对于满广志也是记忆深刻,两人首次见面是在复盘时刻。丁旅长表示,自己深深地记住了……
  
  (不许眨眼)
  
  见面之后,两位旅长在演播厅现场复盘。
  
  主持人提到,当时红军旅刚刚到达现场,还没喘口气就来了一个武装奔袭,全程不许使用交通工具,带着武器和携行具,全靠跑。
  
  丁旅长回忆,所有人满脸胡茬子,当觉得应该歇口气的时候……
  
  满广志发动了偷袭……满广志:“进了朱日和基地,就是进了战场。”
  
  满广志:我们对红军的集结地域组织了偷袭。丁炜:(我用眼神杀死你)
  
  满广志:是人最困的时候,也是最松懈的时候。
  
  满广志:我们对红军的集结地域组织了偷袭。丁炜:(我用眼神杀死你)
  
  满广志:是人最困的时候,也是最松懈的时候。
  
  仇恨的眼神:你说的轻巧,我都睡不好觉。
  
  丁炜: 他这个偷袭用得还是很多的,我在朱日和十一天没吃过一顿好饭没睡过一次好觉!我记得,第一天凌晨大概一点四十分左右,那时候我把部队全部安顿下去了,我也很累了,我刚刚睡着,东南方向枪声大作灯火通明。我那个副参谋长负责警戒的慌慌张张过来告诉我,“旅长,赶紧跑,敌人摸进来了。”
  
  我那个时候也很蒙啊,我刚要睡着把我弄醒了,我上车刚想跑我想不对,我说冷静一下,这个满广志搞偷袭他不可能搞这么大动静出来。我说先派一个班过去侦察一下,果然那个班出去没多久,西北方向侦察兵报告,说大概有一个排的兵力,四辆车,趁着阴暗,没有打手电筒,没有任何灯光,正在向这边接近。我说那地方肯定是他的主力,把部队给我派出去。就是他给我玩了一招声东击西。如果我当时跑了,我可能跑到他口袋里去了。现在想想还挺后怕的。
  
  当然,由于这种对战场的模拟,红方也得到了长足的进步,即使在考虑睡觉方面都考虑了战场情况。
  
  丁炜演示坦克车组成员睡觉方式,以保证以最快速度开动战车。
  
  一个炮手摇炮,两人收帐篷,能保证五分钟内收回,以最快的速度上车进行战斗。就是这样在蓝军的砥砺之下,红军的战斗力也越来越强。面对蓝军的袭扰分队,红军也派出侦察兵抓捕。蓝军十分之一的侦察兵“落网”。在双方这么斗智斗勇之中,满广志为了进一步判明一线情况,带两台车靠前指挥。结果在前沿潜藏的侦察兵报告,发现了一辆“四根天线”的猛士车,红军一个炮火覆盖,“满广志”阵亡。
  
  丁炜:那个侦察兵给我报告说里面出来了三个人,头上冒着烟,我当时就问了一句话,什么军衔,侦察兵说是个士官,我很失望,士官打了没什么价值,最后得出了结论,他们说就是满广志。
  
  丁旅长“志得意满”追问满广志的“违规”行为。
  
  满广志:我不是,我没有,那是违规的,士官是司机,你们没看清楚。
  
  这场插曲却未能决定结果。满广志“阵亡”后由参谋长接替指挥,最终红军还是输了。复盘之后,主持人请出来了真正的“幕后高手”讲述演习如何判断“阵亡”、输赢的细节。
  
  外星蓝军缔造者,红军头号仇恨目标,因果律兵器发动者,朱日和导演部BOSS。(红军:可看见你们了)
  
  最后,丁炜旅长感受颇深,对于部队在朱日和训练的捶打效果,真正的“实战”不虚伪的训练感慨颇深,最后代表全旅官兵说话,整个旅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还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表新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