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嘉年华》上海点映 题材大胆引关注

2017-11-7 10:18|查看: 201|评论: 0|来自: 新浪娱乐

摘要:   11月5日,电影《嘉年华》导演文晏携影片中的两位小演员,主演文淇、周美君一起来到了上海,这部今年入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的华语片独苗、入围金马奖、亚太电影大奖等重要奖项提名的华语口碑佳作也引起了上海媒体 ...

  11月5日,电影《嘉年华》导演文晏携影片中的两位小演员,主演文淇、周美君一起来到了上海,这部今年入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的华语片独苗、入围金马奖、亚太电影大奖等重要奖项提名的华语口碑佳作也引起了上海媒体和观众的关注。曾在国外读书生活的文晏表示,中国女性对年龄、外表、婚姻、事业的焦虑比很多国外女性都严重,所以她在电影里尝试探讨不同年龄段不同处境的女性话题。文晏也直言,自己做电影十年多,从来不妥协,但不妥协不意味着不可以变通,“让这个电影跟中国观众见面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会做最大的努力,以最完整的方式把这个电影呈现给大家。”
  
  《嘉年华》通过两个女孩的故事线,聚焦未成年少女在成长过程中所面临的社会恶意和困境,被视作是一部难得的有勇气有力量的电影,以冷静但不乏力量的叙事,写实但依然保有暖意和美感的独特风格,“打破沉默”讲述着中国乃至世界的社会痛点。在点映之后的互动环节,观众十分踊跃表达感受,并感谢主创对弱势儿童的关爱,现场气氛热烈。
  
  现场有观众问到,小文这条线的结局最后正义得到伸张,这是写剧本时就构想好的,还是面对市场或者审查的妥协?文晏解释道:“电影是从两个女孩视角讲的,我关心的是她们的心理、情感和她们的命运,我其实没有花什么很大的篇幅去讲这个案件,或者从一个全知视角去讲这个案件。像类似这样的事情有的时候案子是破了,有的时候案子没破,有的时候连立案都立不了,更多的时候是大家根本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所以一个特别具体的结局是什么样的,我觉得并不改变对孩子的伤害,而且孩子的伤害并不会因为这个结果此刻的到来而停止。”文晏认为,这个电影更多地是想讲社会对孩子保护的缺失——从父母、学校、公权力和方方面面都是有缺失的,“我在写剧本的过程中走访了一些心理学家、社会工作者,他们有一些是专门跟受过侵害的孩子在一起工作的。有些孩子因为年龄很小,当时可能比较懵懂,可能暂时被父母压制下去把这个事忘了,当时似乎没问题。但是多年之后这个东西又会回来,又会伤害她们,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不是简单结了案就解决了,这个不是我的重点。”
  
  文晏直言,自己做电影十年多了,从来不妥协,但不妥协不意味着不可以变通,“我觉得有智慧的变通其实是更好的坚持,而且现在对于我们全体的工作人员来说,让这个电影跟中国观众见面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会做最大的努力,以最完整的方式把这个电影呈现给大家。”
  
  曾在国外留学的文晏认为,国外的环境对于女性问题的探讨相对会比较多,也对一些问题有一定的共识,但在中国很多问题没有被探讨,或者非常少的探讨,像男女平等或者性骚扰相关的话题,很少被触及,“我会经常观察身边的女性,她们的幸福感相对是少的,焦虑也很多,无论是年龄的焦虑、外表的焦虑、婚姻的焦虑、事业的焦虑似乎都比国外的女性要多一些。我在想为什么是这样的?这就是为什么在我这个戏里不只是在讲性侵这一个话题,也有好几个女性角色,她们在不同的年龄段、不同的处境,但是她们都面临各种各样的压力。像小文的母亲,她是一个不快乐的女人,她婚姻的失败给她的打击非常大,她的自信自我都没有了。当女儿发生了这种事情,她更觉得强烈的羞耻感。那时候都忘记自己是母亲的角色了,而是觉得作为女人无比的羞耻。像这样的状况是相当普遍的,这也是为什么在这里面写这么多女性角色。”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表新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