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普通农民的收藏梦

2015-6-10 17:19|查看: 1353|评论: 0|原作者: 范凡|来自: 西藏日报

摘要:   群觉(中)向亲朋好友讲解手中的古代兵器的历史和来源    30年前,还在老家务农的他,因为生活的窘困,怀揣着仅有的10元钱只身来到拉萨闯天下。    在拉萨,他不仅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更是接触到 ...
 
 群觉(中)向亲朋好友讲解手中的古代兵器的历史和来源
  
  30年前,还在老家务农的他,因为生活的窘困,怀揣着仅有的10元钱只身来到拉萨闯天下。
  
  在拉萨,他不仅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更是接触到了很多古董级的宝贝,这些物件既有令他陶醉的外观,也有尘封历史的沧桑。
  
  现如今,他已收藏了万余件民间珍贵文物,囊括兵器、陶器、石器、木器、雕刻、宗教用品、服饰、钱币、文房用具和古籍文献等。
  
  他就是位于墨竹工卡县甲玛沟的群觉古代兵器博物馆馆长——群觉。
  
  据悉,该馆将于近期开馆,而这也是西藏首家民间博物馆。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徜徉于群觉古代兵器博物馆,记者的心头突然涌现出这句诗,翛然回顾,一片空灵中却是震撼连连。
  
  石刀、石镰、盔甲、火枪,酒罐、茶壶、火盆、酥油筒,氆氇、绒布、羊皮和帐篷,还有……, 一场忘却时光的旅行,不由得令人放慢脚步,贪婪地享受着这仿佛置身世外的时光。
  
  “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6月的甲玛沟,已是青山绿水,鸟语花香。走进即将开馆的群觉古代兵器博物馆,观瞻、触摸着一个个老物件,我们不禁深深为雪域高原这块土地上的璀璨文明而震撼。
  
  而这一切的背后却是一位名叫群觉的普通农民的收藏梦,还有那建馆梦。
  
  群觉古代兵器博物馆中展出的古代兵器、头盔和铠甲等
  
  坚定不移收藏路
  
  30年前,怀揣10块钱的群觉站在拉萨街头有些手足无措,这个来自墨竹工卡县的少年并不知道自己将会走出一条什么样的人生道路。
  
  那年群觉17岁,因生活所迫只身来到拉萨做了修建八朗学宾馆的小工。一个月下来,挣到了60多块钱。他用这些钱买了一辆小板车,开始做起了拉货的小生意。
  
  偶然之中,群觉认识了做酥油买卖的一位安多生意人。这位生意人见他做事勤快,脑子灵活,又诚实可靠,便将自己酥油仓库的钥匙给他,让他把自己的酥油拉出去卖。之后,夏天在拉萨街头卖酥油,冬天则到林周、墨竹工卡等地,用酥油换青稞,再把青稞卖到热振寺等地。
  
  时间一长,群觉发现有人在收购农牧区的藏式老家具。于是,他也尝试着收购了几件运到拉萨。令人没想到的是,还没等他下车,几个康巴生意人便过来抢着购买。一打听,原来这些“老物件”最终被很多外来人买走了。冥冥之中,群觉感觉到这些“老物件”可能真的是非常珍贵。
  
  既然珍贵,那就应当搜集保护起来,不让其流失。从此,群觉在有意识地搜集“老物件”的同时,也开始摸索和积累文物知识,渐渐学会了从“老物件”的蛛丝马迹上辨别其年代和价值。
  
  苦心人天不负,谁能想到,30年后的今天,他搜集的“老物件”已达万余件。
  
  “刚结婚,他就经常跑出去一两个月不回来,就为了搜集自己喜欢的东西。而现在的他依然是一有时间就泡在冲赛康和八廓街古玩市场。”
  
  这些年,为了群觉的收藏爱好,妻子普布卓嘎没少跟群觉争吵。可是面对群觉的执著,最后妥协的始终是她。随着时间的推移,没读过书的普布卓嘎在群觉影响下,也学会了开车和瓷器鉴别的技能,时不时还独自一人远赴他乡收购瓷器。
  
  “我想,这是一种天生的悟性吧,尽管群觉没有读过多少书,但他凭直觉认为这些东西是有价值的,应当搜集和保护,而且还做得非常出色。”墨竹工卡县文物局局长次仁朗杰给他如是评价。
  
  群觉古代兵器博物馆展厅一角
  
  文物痴情梦成真
  
  随着在“圈子”里声名日渐远播,主动登门来找群觉的人越来越多。这其中很多是送货上门的,当然也有是来“寻宝”的。而两位美国人的到来,在无形中又一次改变了群觉的人生轨迹。
  
  那是1997年,群觉家里来了两个美国牧场主,想高价购买群觉的部分藏品。群觉问他们:“你们为什么要买这些东西?”他们说,美国博物馆里陈列的西藏古董备受人们青睐,希望能从群觉手里买到一些古代西藏兵器。当时,群觉就想,自己的藏品为什么要放在美国展览,他们能建博物馆,我们就不能吗?执著的美国牧场主虽然又先后几次来找群觉,但都遭到了婉言谢绝。
  
  可是,从那件事之后,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博物馆就成了群觉孜孜以求的梦想。他要把民族灿烂文化的例证留在自己的土地上。
  
  万事开头难,首先博物馆的选址就让群觉想破了脑子。2009年的一天,电视上播出墨竹工卡松赞干布纪念馆落成的消息,群觉不自觉地当着众人一拍桌子说:“我一定要把博物馆建在我的家乡。”他迅即找到县里相关领导,希望得到支持。
  
  立项报告、资金概算、地勘、设计图评审、环评……2010年,在墨竹工卡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群觉建博物馆的梦想开始发芽、开花。并最终一锤定音,位于墨竹工卡县甲玛沟的群觉古代兵器博物馆2013年4月12日动工。
  
  同时,在墨竹工卡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县文物局热情邀请西藏自治区文物局、社科院、博物馆的文物专家赴墨竹工卡专门对群觉的个人收藏作了为期两周的现场文物鉴定。
  
  在现场,专家们的第一感觉是“震撼”。
  
  西藏自治区文物局鉴定处处长洛桑扎西说:“他的文物从量到质,品类之丰富,时间跨度之长,门类齐全的程度与规模化程度,让我深感震撼。其中一些瓷器,有可能是传说中的西藏白瓷实物。进一步研究如果证实了这一推断,这将会填补历史、科学、艺术研究方面的某些空白。”
  
  原山南地区文物局局长、列山墓群发现者土登朗嘎说:“一位农民收藏家,能收藏到如此数量的珍贵文物,我70多年中还是第一次遇到。无论从文物研究、文化传承还是历史和民族团结教育,价值都不可估量。”
  
  ……
  
  类似的评价还有很多,因为摆在专家面前的万余件藏品不仅囊括了马鞍具、文房用具、宗教用品、丝织品、卡垫、兵器、陶器、木器、石器、雕刻、服饰、钱币、古籍文献等,而且从所属民族上看包括汉、藏、满、蒙四大民族,年代跨度涵盖了西藏大部分历史阶段。
  
  而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便是17套完整的涵盖唐、宋、元、明、清不同时代的藏地兵器。“这也是为什么取名古代兵器博物馆的原因。”群觉解释说。
  
  群觉古代兵器博物馆中展出的具有1000多年历史的古代军事头盔
  
  薪火相传新征程
  
  “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这是对三国名将姜维的赞誉。虽然赞美的是人,然而在群觉古代兵器博物馆内,同样能体现出这样的“文武双全”。
  
  走进博物馆一角,陈列着藏式文房四宝和已经泛黄、破损的历史典籍,书页上的字有的已经模糊得无法辨识。还有藏式算盘、天文历法演算本等科技、艺术、宗教文化方面的物证,无一不见证着藏族先民们创造的灿烂文化。
  
  而在这里更重要的是“武”。“止戈为武,武不仅体现在战场上的勇猛强悍,更体现在外御其侮、保家卫国、对敌人的震慑。而谈武首先就要谈兵器……”对此,群觉有着自己的认识和理解。
  
  在博物馆兵器区,记者看到,勇士们头戴铁盔,身披锁子甲,左手持盾,右手持矛,腰挎长刀和弓箭,一副枕戈待旦欲出征的模样。“这一身装备下来得多少钱啊?”记者笑到,“人民币500万元。”群觉很干脆地给出了回复。记者不禁惊讶,没想到随口抛出的问题还真有答案。
  
  这个答案并不是群觉估算出来的,而是来自于西半球的美国。群觉告诉记者,在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中,展览着和眼前一模一样的一副藏地古代兵器。据美国专家估算,其市场价值为80万美元左右。“大都会博物馆的那套兵器还不包括头盔和矛,据说是西藏的一个贵族在西藏和平解放前带过去的。”群觉指着展馆内的长矛说,神情中略显遗憾。而这遗憾正是群觉最初下定决心保护本土文物不使其外流的一个重要原因。
  
  每一件藏品的后面都有着动人的故事,跟随群觉边走边听,件件如数家珍。忽然,群觉在一杆火枪处停了下来。
  
  “这杆枪是我前些年在日喀则地区发现的,它与西藏历史上的入侵事件有关,那就是廓尔喀侵藏。廓尔喀是尼泊尔的山地民族,1791年,廓尔喀军队以西藏地方不按合约如期付款为由,派兵大举入侵西藏,兵锋直指扎什伦布寺。危急关头,清政府调集大量兵力和物资,和藏族将士一道,不畏艰苦,奋勇杀敌,最终将廓尔喀人赶出了西藏。这杆枪就是清政府专门为藏族将士锻造的,它不仅是具有历史价值的文物,更是我国民族团结、共御外敌的见证。”记者仔细观看,枪长一米有余,铁质的枪身上赫然印着“藏蕃兵”的字样。
  
  “为了不辜负各级政府和部门给予的大力支持和期望,在博物馆能够带来一定经济效益以维持自身正常运行,并为公众创造良好社会效应的同时,我们还希望在未来条件成熟时,积极争取有关部门的政策支持和业务指导,将博物馆辟为墨竹工卡县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和平台。”群觉说。
  
  群觉古代兵器博物馆中展出的古代生活用具和生产工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表新贴 返回顶部